欢迎您的到来!   设置首页   收藏
你的位置:主页 > 三五图库天涯博客 >

王中王挂牌之全篇   9月12日

发布时间: 2019-06-04?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c?中国圣牧巨亏:上游承压 舍弃部分牧场的有机认证_健康_环球网
中国圣牧巨亏:上游承压 弃部分牧场有机认证  孙吉正  顾莹 以有机奶著称的中国圣牧有机奶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圣牧”,01432.HK)最终挑选了妥协。  9月12日,中国圣牧发布公告称,在本年度的有关认证届满后,公司将不再就部分牧场申请有机认证。而不认证的牧场,养殖和产奶不需要按照有机标准执行,可以帮助中国圣牧降低成本。  放弃部分牧场的有机认证,是在中国圣牧上半年录得巨额亏损的背景下决定的。根据9月19日中国圣牧发布的2018上半年财报显示,截止到今年6月份,圣牧营收录得14亿元,同比增长21.5%;净利润亏损11.8亿元,同比减少1003%。  “姚同山及部分高管退出治理层后,留给继任者一个非常大的‘烂摊子’,上游巨额成本使得圣牧连年亏损,在下游失去了姚同山亲力亲为的跑市场。由此,中国圣牧陷入了萎靡的状态,取消部分有机牧场只是圣牧‘二次创业’的第一步,未来圣牧需要变革的地方仍有很多。”乳业专家王丁棉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圣牧“妥协”  自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国圣牧就一直在亏损的道路上挣扎。在2017财年,中国圣牧录得了8.24亿元的亏损,而在今年上半年更是录得11.8亿元的巨亏。最终,中国圣牧不得不在上游经营压力巨大的前提下,宣布放弃部分牧场的有机认证,以降低牧场的运营成本。  中国圣牧方面称,在本年度的有关认证届满后,公司将不再就部分牧场申请有机认证。如果未来出现有关市场需求,公司将可于6个月时间内通过申请有机认证并根据有关规则及准则将有关牧场转换为有机牧场。  对于一直坚持有机牛奶生产的中国圣牧来说,这一做法无疑是来自经营层面的妥协。根据公告显示,中国圣牧的自有有机液态奶产品将连续通过有机牧场供应的原料奶进行生产,该认证变动将仅适用于销售至第三方的原奶业务。业内专家认为,此举极有可能不再对蒙牛、伊利等其他公司供应有机原料奶。  随着整个上游产业进入寒冬期,奶源过剩成了所有大型牧场的主要问题,中国圣牧也未能幸免。“上游乳业整体表现不佳,共有三方面原因:一是国内原奶价格整体不高,而大型牧场是高成本、处于高位投入的模式,这就需要原奶价格处于高位,若价格不高,就会出现亏损;二是近年来,一些大型牧场存在一定程度的产能过剩;三是这些上游企业在下游业务延伸时,进展并不顺利。”乳业分析师宋亮告诉记者。  而专注于有机牧场的中国圣牧,在成本方面的压力显得更为突出。  据行业人士估量,有机牧场的成本普遍高于普通牧场成本20%~30%。虽然今年上半年,原奶价格整体仍旧疲软,中国圣牧上游到下游的重资产、高消耗仍旧使公司主体承担着巨大的成本压力。  根据圣牧2018年中报显示,上游的有机原料奶的平均价格较去年同期下降21.1%。但有机原料奶毛利率从去年的43%缩水至21.6%,同比减少21.4%;而在下游虽然有机液态奶平均售卖较去年上升16%,但有机液态奶的销售量却比去年缩水43.6%,销售收入同比减少34.6%,中国圣牧的有机奶产业链最终成了圣牧上游业务的繁重负担。  虽然圣牧的产品一直坚持有机液态奶,但乳业专家王丁棉指出,蝴蝶梦仙阁论坛,中国圣牧最大的问题就是把有高端价值的有机奶卖成了“白菜价”,“一款有机奶的终端价格最终比普通的牛奶还便宜,就说明了其下游本身就出现了不小的问题”。  姚同山作为中国圣牧的创始人,在创办圣牧之后一直身居市场一线,以求保证终端市场的稳固,虽然其敬业的态度值得敬重,但也从侧面说明了圣牧在下游市场的短板,“老总亲力亲为去搞营销,本身就说明其营销体系不够成熟,依靠姚同山在行业的人脉和影响力支撑。”王丁棉说。  在姚同山从圣牧功成身退之后,圣牧的下游已经很难有大的起色。“邵根伙作为农业出身的专家,擅长的是开源节流,将圣牧上游成本进一步压缩。目前来看,行业内无论是蒙牛还是伊利都不能帮圣牧消化如此大的有机奶产能,那么圣牧只能壮士断腕,收缩有机牧场的规模,以达到止损的目的,手机快速报码现场。”王丁棉说。  从头再来?  随着姚同山的退出,原本跟随姚同山创立中国圣牧的高层也都纷纷退出。据相关人士的透露,很多跟随姚同山的销售团队也选择了退出中国圣牧,留给邵根伙以及大北农系高管的是一个新的“摊子”。  邵根伙接手之后,显然没有继承此前姚同山低价清仓的市场策略。根据中国圣牧财报显示,中国圣牧上半年的液态奶业务营收为4.8亿元,同比降低31.1%,液态奶业务的销售收入占总销售收入的比重降幅较大,由2017年同期的60.5%下降至目前的34.3%。即便如此,根据中国圣牧的说法,液态奶的销售单价有明显上升。  “圣牧在终端市场很明显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这与高层的新旧交替有直接的联系,但是现在看来新的领导层还是着重解决上游高消耗、高成本的问题,下游的终端市场目前来看还无法顾及。”王丁棉向记者表示。  纵观今年的原奶市场,虽然中国圣牧在财报中表示原奶价格仍旧低迷,但由于此前奶农和牧场杀牛倒奶的现象导致了国内整个奶牛存栏量整体降低,使得今年原奶价格出现了明显的回升。“这对于圣牧来说是利好的,但想依靠于原奶的略微上涨在短时间内完成止损还是较为困难。”宋亮说。  在宋亮看来,此前中国圣牧的下游渠道本身就出现了逐年萎缩的状态,而目前中国圣牧在下游面临着整个渠道的重新再造,需要重新打造市场定位和重新规划整个产业布局。“问题在于,在原班人马出走后,新的领导层很难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些任务,因而圣牧的扭亏很难短时间实现,还将承担亏损的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圣牧一直期望能进军婴幼儿奶粉的市场,且根据相关人士透露,早在上市之初,姚同山等高层就有了进军奶粉市场的想法。此前,圣牧方面也向记者证实相关的工厂还在按计划建造当中,但截至目前仍旧没有投产的消息,根据记者了解,目前也只有少量成人奶粉投入市场。  “姚同山在任时,通过资本手段打造了庞大规模的有机牧场生产基地,但并未考虑好各类因素,诸如将原奶喷粉应该是其建设之初就应该考虑的事情,而奶粉业务迟迟没有完全开展,也说明了其本身的产业构想并不完善,现在的圣牧只能靠大北农系的高管从头开始梳理,这对于圣牧来说,无疑是‘二次创业’了。”王丁棉说。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077501.com All Rights Reserved.